图片 3
LVMH把这个时装品牌交回美国人手里后,业绩似乎有了起色

f(x韦德娱乐bv1946)雪莉靠腮红打造美膝盖 栽经公开偶像私房化妆术

乐视影业28个月上市未果 去年票房未及预期 – 潮流家电网

由乐视影业出品、蔡康永执导的电影《吃吃的爱》自上映以来,票房持续低迷,截至目前,影片上映16天,票房仅2681.4万元,排片也降至0.7%。与影片数亿台币的成本相比,《吃吃的爱》能否回本尚有疑问,对于出品方乐视影业来说,影片的失利更是雪上加霜。开年以来,乐视影业仅投资发行了《熊出没奇幻空间》、《记忆大师》等不多的几部影片。此外,从2014年12月底推动乐视影业上市的计划目前还在进行中。新片票房不佳、重组尚未尘埃落定,乐视影业如何破局?
  
  票房低迷
  
  2017年已经过去近半,乐视影业的片单却还没有消息。从目前乐视影业已上映影片的票房收入来看,成绩也并不乐观。据时光网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乐视影业已有《熊出没奇幻空间》、《记忆大师》、《猪猪侠之英雄猪少年》、《吃吃的爱》四部影片上映,但累计票房却不足10亿元,最新上映的新片《吃吃的爱》票房更是不足3000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吃吃的爱》由蔡康永导演、编剧,徐熙娣主演。虽然是一部中小体量的影片,但从乐视影业一系列的宣发活动中可以看出对这部影片的重视度。除发布一系列的预告片外,宣发团队也打出情怀牌,借此将综艺节目《康熙来了》的粉丝拉入观影人群。5月11日,乐视影业CEO张昭还曾携影片《吃吃的爱》导演蔡康永和徐熙娣出席乌鲁木齐举办的第十四届全国院线国产影片推介会。
  
  但在《加勒比海盗5》、《神奇女侠》等好莱坞大片的夹击下,影片最终的票房成绩并没有取得预期效果,目前的排片也降至0.7%。从口碑来看,影片在豆瓣的评分仅6.1分,更愿意相信这是一部综艺大电影,影片中各种段子的拼凑感让人倍感不适。电影也没有展现出蔡康永应有或者说被期许的才华,可以看出蔡康永试图加入一些个人想象力色彩,但细微之处仍然难以挽救剧本和人设的崩塌。影迷杨女士说道。此外,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的重组计划尚未完成,公司内部股权结构也仍处于调整阶段,这对乐视影业的发展也造成一定的冲击。中国创意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张京成说道。
  
  上市延期
  
  2014年乐视网启动并购乐视影业以来,迄今已经有30个月的时间。目前新的重组预案尚未发布,但张昭在2017年初的投资者交流会上曾表示:2017年最重要的事就是推动乐视影业注入上市公司。
  
  回顾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过程,早在2014年12月乐视网发公告称,拟在未来一年内将乐视影业的控股权转让给乐视网,这也让乐视影业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2016年5月,乐视网披露重组预案,宣布拟以98亿元的作价购入乐视影业全部股权。注入乐视网之后,乐视影业承诺2016-2018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不低于5.2亿元、7.3亿元以及10.4亿元。然而仅半年后,乐视网发布公告称,由于2016年国内电影市场环境发生较大变化,乐视网拟购买乐视影业100%股权的资产重组计划预计在2016年无法按时完成。
  
  随着重组计划的延期,乐视影业的估值遭遇缩水。今年初,融创中国发布公告称拟以10.5亿元收购乐视影视15%的股权。交易完成后,融创中国将成为乐视体系中上市板块乐视网的第二大股东,同时成为乐视超级电视和影业板块的重要股东。这也意味着乐视影业的估值从98亿元降至70亿元。
  
  4月17日,乐视网并购乐视影业再次有了新进展,乐视网发布公告称,新的重组方案预计将与公司2016年度报告同时披露,公司将及时刊登相关公告并申请公司股票复牌。然而年报披露当天,久等的重组预案并没有出现。据公告显示,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相关工作尚未全部完成,股票延期复牌,此前乐视影业98亿元的估值预计将下调。
  
  此前乐视网董事长贾跃亭所勾勒的乐视生态中,乐视影业作为乐视内容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将与乐视网旗下的花儿影视形成内容互补,通过与整个乐视生态的协同,从互联网+影视的模式升级为互联网生态+影视模式。但就目前来看,距离这个小目标还有些距离。
  
  盈利待解
  
  纵观当前的影视市场,热钱仍不断涌入影视行业,互联网影视公司也在扩张自身布局。此前腾讯影业与工夫影业达成战略合作;优酷携手阿里文学、阿里影业投入10亿元资源加大网络电影布局;乐视影业目前已参与《奇门遁甲》、《推理笔记之拉普拉斯妖》、《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等电影项目,并于5月宣布将携手香港导演李仁港共同打造包括超级网剧/电影巨制在内的作品《刺局》。
  
  公开资料显示,乐视影业与李仁港的合作并非首次,此前,双方曾合作打造电影《盗墓笔记》,影片的票房成绩也超过10亿元。而乐视影业网影联动的模式则在《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和《28岁未成年》中有所体现。乐视影业目前一系列操作和过去的实践经验以及自身优势相关联。在对电影用户人群的定位上,乐视影业有大数据的支持。从电影《小时代》IP的打造到后续的开发,乐视影业也有较早的尝试和成功,这些都是乐视影业的优势。同时,我们也要注意到,由于乐视网在资金链上的困局,乐视影业未来的发展也会面临相应的挑战。刘纲说道。
  
  也有从业者认为,尽管乐视影业是近年来发展比较迅速的影视公司之一,在运营IP和影视营销上也具备优势。但从过去《长城》、《爵迹》等影片的票房失利中,也可以看出,乐视影业在营销发行上的成果较为突出,但在投资以及影视内容制作方面的经验仍然不足。就目前而言,乐视影业仍然需要在资本运作上回归电影本质,借高质量的作品获取市场影响力。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表示。依靠背后资源、渠道、资金、品牌及互联网流量等方面的优势,乐视影业能够吸引不少影视公司前来合作。随着影视市场竞争加剧,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的重组方案迟迟未定,当前乐视影业最重要的仍然是内部的稳定,以此形成团队的核心凝聚力。张京成强调。
  

12月25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重组标的乐视影业拟进行股权调整,融创旗下公司嘉睿汇鑫拟增资乐视影业。交易完成后,其持股比例将提升至40.75%,取代乐视控股成为乐视影业第一大股东。
在完成对新乐视的管理架构调整后,融创此番增资并不令外界意外,孙宏斌近期多次向外界宣称自己一直在整理乐视的股权,自己“还没开始干活呢”,而在贾跃亭负面消息缠身,归国无期之际,新的乐视已经开启了资产重组之路。
今年1月13日,融创以150亿元的筹码正式入股乐视,这其中10.5亿元用来收购乐视影业15%股权。7月,融创继续增持乐视影业股份达到21%。尽管此次增资并未透露具体价格,但根据今年融创入股乐视时,乐视影业70亿元的估值粗略计算,此番增持融创大致花费了14亿元。
另外,乐视控股还在今年4月将乐视影业27.8%的股权质押给融创,换取11.2亿元流动资金。
在孙宏斌的战略中,融创要转战大文娱市场,乐视影业是其通过IP垂直覆盖新中产家庭生活的内容生产平台,他多次在公开场合为乐视影业站台,甚至向张昭承诺:“你不用考虑钱,不用担心钱,只要方向对,你有的是钱。”
不过目前乐视影业缺乏的或许就是资金。
根据今年8月融创中国发布的乐视影业的财报显示,乐视影业2016年净利润为1.4亿元,而根据此前乐视网的公告,乐视影业承诺2016年至2018年,公司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2亿元、7.3亿元和10.4亿元,三年承诺利润合计23亿元。显然,乐视影业目前的盈利状况无法满足之前的业绩承诺,这对其重组注入上市公司也造成了阻碍。
另外,贾跃亭控制的乐视控股对乐视影业还有17.08亿元的债务,而2016年,乐视影业的营业收入也才10.98亿元。
从票房上看,今年乐视影业重磅打造的作品《奇门遁甲》上映13天,票房仅2.95亿元,而公开信息显示这部电影的制作成本达到2.5亿元,是乐视今年投资最大的电影项目。而10月8日,乐视影业更是将电影《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紧急撤片,择机再映。该片自10月5日上映,5天票房仅为869.9万元。
2017年上半年,乐视影业的票房成绩也并不乐观。据时光网数据显示,《熊出没·奇幻空间》、《记忆大师》、《猪猪侠之英雄猪少年》、《“吃吃”的爱》四部影片上映,累计票房却不足10亿元,《“吃吃”的爱》票房更是不足3000万元。
融创此次增持乐视影业一定程度上也缓解了乐视影业的业绩压力,另一方面,取得控制权的孙宏斌之后或许将推进将乐视影业注入上市公司的进程。
按照融创入股乐视网的公告,乐视控股贾跃亭承诺促使于2017年12月31日(或订约方可能协定的其他日期)之前,完成将乐视影业的全部股权注入乐视网。
2016年贾跃亭曾主导过一次重组方案,乐视网以不超过98亿元的交易总额、采用“股份+现金”的方式,购买乐视影业100%股权。
而在当年11月,乐视网就发布公告,对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的进展情况进行说明。公告称,公司将在新的资产评估结果的基础上与交易对方重新协商本次重组的交易价格,并不排除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交易价格存在下调的可能。
此后,乐视网陷入了漫长的停牌期,而随着乐视以及贾跃亭更多的负面新闻出现,乐视影业的重组显得更加艰难。就算今年年初融创驰援150亿元,孙宏斌明确提出要将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也没能让这次重组提速。
在完成乐视内部架构重组后,孙宏斌逐渐在业务上对乐视进行支援,先是在融创集团各区域的办公区、示范区或项目等需要配置电视的区域必须使用乐视电视,之后又向乐视致新、乐视网提供借款17.9亿元。
而此次取得乐视影业这块孙宏斌十分看重的资产控制权后,融创的大文娱战略又推进了实质性的一步。

在贾跃亭勾画的乐视生态三大体系中,乐视影业归属于以上市公司乐视网为核心建立起来的互联网视频生态系统。乐视影业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互联网生态的影视内容,并升级为IP运营公司,与整个乐视生态协同。从2014年12月6日乐视网公告“拟在未来一年内将乐视影业的控股权转让给乐视网”开始,乐视影业的动向就吸引着资本市场的密切关注。然而,乐视网在2016年5月披露并购乐视影业预案后,却又在半年后宣布重大资产重组无法完成。
2017年4月17日,乐视网并购乐视影业终于有了新进展——公司公告称,预计新的重组方案将与2016年年报同时披露。然而,4月20日年报披露日,久等的重组预案并未公布,但乐视网却提到,先前乐视影业98亿元的估值预计将下调。
与此同时,乐视影业身处的中国影视市场发生了明显变化:2016年电影票房增速明显放缓,IP市场号召力不再那么灵验。乐视影业2016年以71.5%的增幅成为行业增速第一的公司,但其投资的两部大片《盗墓笔记》《长城》并未达到预期。如此背景下,乐视影业能否实现曾经承诺的2016年扣非净利润不低于5.2亿元呢?
4月17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自当日上午开市起停牌,停牌时间不超过5个交易日。并购乐视影业的新的重组方案预计将与公司2016年度报告同时披露。
但到了年报发布的4月20日,新的重组方案再次延期。公司方面透露,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相关工作尚未全部完成,股票延期复牌。
从2014年12月底推动的乐视影业“上市”再度遭遇搁置,至今已有28个月。乐视网称,乐视影业的预估值预计将会发生下调,但具体金额尚未最终确定。
影视并购监管趋严估值下调在情理之中
2017年初,乐视影业来了位新的战略投资者——融创中国旗下的嘉睿汇鑫。贾跃亭的老乡、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为资金链紧张的乐视“输血”160亿元,其中包括以10.5亿元的价格受让乐视影业15%的股权,旗下嘉睿汇鑫成为乐视影业第二大股东。
按照嘉睿汇鑫受让股权的价格估算,乐视影业的估值约为70亿元,这与2016年5月并入乐视网预案中的估值98亿元相比,缩水了大约28.6%。乐视影业CEO张昭表示:“孙宏斌投乐视影业的估值,是乐视影业C轮融资的价格。”
成立于2011年的乐视影业曾进行过三轮融资。2013年8月A轮融资后估值15.5亿元,2014年9月B轮融资后估值达48亿元。2015年4月乐视网股东大会上,公司宣布乐视影业即将完成C轮融资,但并未披露融资信息。孙宏斌为乐视“输血”后,这也是乐视影业方面首次公开提及C轮融资的情况。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70亿元的估值接近乐视影业2015年9月29日增资后的估值,当时乐视影业估值约为69.75亿元,那次增资乐视影业引入了孙俪、邓超、黄晓明、孙红雷等十余名明星股东。
乐视影业到底价值几何?贾跃亭在乐视与融创中国的战略发布会上是这么说的:“乐视影业最起码价值300亿元以上,并不是98亿元,但我们这次不是做IPO,这次只是一轮PE,我们装入的价格,相当于一次准IPO。”
不过,一位互联网传媒行业的分析师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融创中国注资时乐视影业的估值70亿元,其实就相当于在缩水。去年没能成功,一是监管层对并购监管趋严,二是乐视影业做不到2016年的业绩承诺,所以自己否定了预案,待时机成熟,乐视影业仍将注入,但估值、业绩都可能会下调。”
事实上,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乐视影业估值下调也在情理之中。4月13日,《21世纪经济报道》称,南方一家券商投行高管透露,影视、娱乐、文化类的再融资项目将遭到“劝退”,这些行业的并购重组项目也会被“劝退”。
这一消息并未得到监管层的回应。但从2016年5月开始,监管层就对互联网金融、游戏、影视、VR行业的跨界定增监管趋严。2016年9月修改后的《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实施,影视娱乐类的并购重组遭遇“寒流”。暴风集团、万达院线、唐德影视等多家上市公司未能完成影视资产的并购重组。
目前,监管层对上述监管并未有松动迹象,而且业内研究人士指出,影视传媒类并购通常具有高估值、高业绩承诺的“双高”特征,这类并购在监管审核中具有较大不确定性。
基于此,乐视网将要抛出的这份并购案仍处于“风口浪尖”。一位互联网传媒行业分析师告诉每经记者:“现在外界关注的不仅是乐视影业的估值下调,更重要的是预案出来了,能否核审通过。”
注入为增厚业绩2017年乐视影业“上市”最重要
2017年至今,乐视网发布了6次重大资产重组公告,目前新的重组方案还未尘埃落定。算起来,从2014年12月6日乐视网启动并购乐视影业以来,至今已有28个月。
但“上市”又是必须的。乐视影业CEO张昭在2017年初的投资者交流会上曾表示:“2017年最重要的事就是推动乐视影业注入上市公司。”
在贾跃亭勾画的乐视生态中,乐视影业是以乐视网为核心的互联网视频生态体系中的重要部分。这个生态体系还包括乐视视频、乐视云计算、乐视超级电视。乐视影业将与乐视网旗下的花儿影视形成内容互补,通过与整个乐视生态的协同,从“互联网+影视”的模式升级为“互联网生态+影视”模式。
当然,乐视影业不仅是生态的内容提供者,更对增厚上市公司利润至关重要。乐视网2016年年报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55亿元,同比减少3.19%,这也是公司净利润增长6年来首次回调。
然而,在此前发布的2016年业绩快报中,乐视网原本预计利润总额为4019.36万元,净利润为7.66亿元。业绩快报与年报公布业绩的大幅反差,再次将乐视推向舆论风口。
一位互联网传媒行业分析师告诉每经记者:“这是乐视网营业利润较差的一年,急需填补利润降低估值,并入乐视影业最大的作用就是能提高上市公司利润。”
知名科技文化投资人曹海涛告诉每经记者,“乐视影业也承受着财务投资人的压力,投资人进去一般都会签订对赌或回购,投资乐视影业4~5年还无法退出的话,财务投资人也会受不了。”
但乐视影业对2017年上市公司利润的贡献能否达到预期,并不好说。一位互联网传媒行业分析师向每经记者表示:“今年再公布注入方案,接下来还有证监会反馈,时间会比较长。即便顺利完成并购,乐视影业的利润也最多能并入上市公司第四季度财报。从资本市场角度来说,也贡献不了太多利润。”

票房“片片过亿”难掩失意 2017年片单仍未公布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文章归档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