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评论:“出道即巅峰”的火拼 正把综艺秀推入竭泽而渔的危机
图片 2
李响微博晒戴戒指牵手照 单方面公开与孙骁骁恋情

纪录片在暖冬:《二十二》后再沉寂,《四个春天》现获评8.8分

距离2017年结束还有一天的时候,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迎来了《四个春天》首场公开放映。

新华社北京11月27日
由导演程工、任长箴合作拍摄的现实题材电影《生活万岁》27日在万达和大地两条院线全国发行,是我国第一个分线发行的类型片。

失恋的舞者、生病的医生、为孩子卖房还债的老人、街头卖艺的中年男子、给亡妻念情书的退伍老兵、带女儿开出租车的妈妈这些普通人的生活日常被纪录电影《生活万岁》搬上大银幕,今天正式和观众见面。

大银幕渐渐黑掉、灯光亮起来,主持人告诉观众,《四个春天》主角导演陆庆屹的父母也来到了现场。掌声中,老母亲李桂贤拿着话筒对陆庆屹说:你还真的在拍电影,早知道这样,我衣服就穿好看一点了,你看这个头发都乱成什么样了。

导演程工和任长箴还有一部共同作品更为大家所耳熟能详:《舌尖上的中国》第一季。任长箴导演是《舌尖上的中国》的执行总导演,其中第一集《自然的馈赠》即是程工和任长箴共同完成的作品,也成为整季纪录片的范式。

  《生活万岁》由程工、任长箴两位导演合作完成,影片以高度写实的拍摄手法,记录了14组普通中国人的生活,他们大多遭遇了各自的生活困境,却仍奋力前行。

现场的观众都笑起来。站在旁边看着母亲傻笑的陆庆屹,也仿佛置于梦中。那时,老父亲陆运坤腿脚已不太利索,但他还是从观众席上站起来,把帽子摘下来,朝前朝后各鞠了一躬说,我今天在大银幕上看了自己,谢谢我儿子。一瞬间,陆庆屹泪流满面。

《生活万岁》是两位导演首次涉足院线之作。这一次,他们的镜头对准了十五个普通的中国人:只身带孩子开出租的单身妈妈、坚持替儿子还债的高龄奶奶、身患癌症却给别人带来欢笑和力量的小丑、黄土高原上去意彷徨的贫穷教师……导演程工说他拍的是对小人物的礼赞。

  任长箴是《舌尖上的中国》第一季的执行总导演。她在谈到影片的创作初衷时透露,自己和程工导演在十年前就认识了,当时他们共同制作完成了一部名为《生活万岁》的电视纪录片,拍了很多上海的普通人生活,在那之前,程工是广告导演,而我一直拍的都是名人,那是我们第一次合作拍普通人,那种质感和惊喜让我们印象非常深刻。后来,两人一直想把这样的题材以电影的形式呈现出来,直到去年终于找到投资,得以顺利完成。

一年之后,《四个春天》终于得以定档,将于1月4日在院线上映。由于在此前已有一些展映,目前在豆瓣上共有5534人对该片打出了8.8的高分。

电影选题的灵感源起于二人在2008年合作完成的同名纪录片《生活万岁》。两位导演从中获得了触及创作灵魂的题材:聚焦普通人奋力生活的饱满生命底色,呈现给更大社会维度中无名彷徨的人们。

  程工导演曾执导在网上口碑超高的《极地》系列纪录片。他表示,《生活万岁》从立项到调研再到拍摄只用了三个月,后期剪辑又用了45天,拍得很容易,但不容易的是,影片此前在全国20多个城市放映,几乎没有负面评论。任长箴也说,自己以前做电视是看不见观众的,这次做电影到各地和观众做映后交流,发现中国的观众都非常善良,很多人还没说话就已经泣不成声,我看到这样的观众,自己也很感动,我相信只要内心善良的人,都会喜欢这部片子。

除了聚焦父母生活的《四个春天》之外,这两个月,陆续还有三部记录片电影走上院线:同样聚焦普通人生活的《生活万岁》和《一百年很长吗》已经上映,两者分别从不同的视角阐述生活意义。想要记录创业时代的《燃点》则定档在1月11日,再现了争议与光环背后的创始人故事。

《生活万岁》拍了爱情、自尊、信念,拍了记忆、梦想、内伤和外伤。任长箴说:“这是一部关于人在困境中奋力生活的电影。没有设计过的起承转合,没有刺激的悬念冲突,没有完美的三幕结构,只有生活逻辑,只有情理之中的意外,原则上这个片子没有所谓‘戏剧故事’,但是那些丰富、多意、暧昧的生活细节,正是影片的魅力所在:生活固然冰冷,但我们也要奋力燃烧。这些生活逻辑中产生的情绪和观众共享,让观众动容。”

  谈到在《生活万岁》中选取和拍摄的这些人物时,程工导演说:所有人都认为他们苦,我觉得他们比我们很多人都幸福。我们不是在做一个卖苦的片子。我希望我们能降低一点自己的欲望,让燃点低一点。生活里,如果什么幸福感都没有,那我们比他们更悲哀。

有趣的是,四部记录片电影的走出了完全不同的创作轨迹。但在方法论的交叉点上,又可以明显将其区分为单线作战以及多线围攻两种操作模式。每种模式都是创作者在故事人物、团队基因以及创作目标下的选择。在通往院线的道路上,创作的每一种元素都在影响纪录片电影的最终呈现。

任长箴说,以往在我们银幕上,看到的大多都是那些光鲜亮丽,可望而不可即的人生。而银幕下的大多数没有符号,没有标签,没有伪装的普通人,他们的艰难努力,他们的爱与被爱,他们的付出和得到,却少有人知。电影捕捉到的这些微弱光芒,也是普通人的尊严。

  除了题材和拍摄手法的独树一帜,影片发行也首开国内先河,采用分线上映的方式。11月18日至11月26日,沈阳、成都、重庆、武汉、广州、上海、北京等城市陆续点映,11月27日在万达和大地两条院线上映,片方选择了精耕细作、以点带线的发行方式,这是国内第一个分线发行的类型片,也是一次大胆的尝试。

我们试图讲述这四部纪录片电影的创作故事,还原内容图景背后的真实经历,但在这之外,我们更想探讨的是纪录片电影的生存环境以及促使纪录片电影前进的正向力量。尽管视频网站崛起和网台权力之间的转换,赋予了纪录片创作者更多自由,但作为纪录片创作者心中的高级审美和艺术表达形式纪录片电影并没有迎来颠覆性转折节点。

  之所以采取不同以往的发行方式,影片投资方负责人郭秉刚表示:《生活万岁》是近年来中国院线电影中少有的现实题材电影,所以更加需要观众走进电影院后,将自己真实的观影感受分享给身边的人,让这部难得的好片子通过实打实的口碑火起来,而不是借助强大的宣传攻势。

曾经,纪录片创作者寄希望于一部过亿票房的纪录片电影能够带来整体形势的变化。但在《二十二》这个口碑、票房双赢的吃螃蟹者之后,电影纪录片再次归于沉寂。围绕纪录片电影,投资、宣传到发行之间的产业链需进一步被打通,而这需要更专业的创作者、更心系纪录片的参与者以及对纪录片接受度更高的观众。

现在看来,纪录片电影正处在行业暖冬。正如《生活万岁》的总制片人、投资人郭秉刚所说:如果说纪录片有春天,那也是所有纪录片爱好者把纪录片给捧热的,否则纪录片永远不会有春天。

单线作战

我原来只是想做个长片让我的父母看一下。他们特别可爱。我想让他们看到自己的那种光辉。陆庆屹对《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说。

那时候没想过把片子带到院线吗?

不敢想,不敢想,那太遥远了,完全不是我的能力可能达到的。他回答。

《四个春天》在2017年底、2018年初共安排了两场公开放映。陆庆屹以为这就是结束,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部电影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从事多年纪录片工作、同时也是陆庆屹豆瓣好友的赵珣,赶上了《四个春天》第二场公开放映。坐在第一排的她,时不时听到现场观众的笑声、啜泣声。因为现场并不是阶梯式场地,后排的观众甚至伸着脖子在看。

现场观众已经完全被导演父母的幽默、乐观所打动。这个影片已经完成了95%,但是我觉得可以帮他去做剩下的那5%的工作,让它真正能成为电影。赵珣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电影放映完后,她和陆庆屹就在放映场所旁边的咖啡厅里将这件事定了下来。

没有经过系统化专业训练的陆庆屹,是纪录片领域实实在在的闯入者。

早在2008年,陆庆屹就开始拍摄家乡雾后街道、街坊邻居。2012年中期,他不满足于照片的静止状态,想要将父母的歌声都记录下来,于是购买了单反,后来因为手持相机画面过于摇晃,还添加了三脚架。

最开始我拍摄的是独山人的生活。渐渐的,你就有了将父母作为主题的想法,这个是一点一点凝练出来的。陆庆屹说,对于父母的感情是敦促他创作的动力,我觉得他们特别有才华,只是被时代耽误了,我想为他们做一些事。

从2013年到2016年的春节为时间节点,陆庆屹拍摄了父母四年,累计素材超过250个小时。被陆庆屹摄入镜头的,是他对父母以及故乡的感情。风声、鸟叫声、父母的歌声、雨后的山林都会让他陷入到虚无、感动的状态中,尤其在离开家乡多年后他以旁观者的身份重新审视,事物本身的美好就开始浮现了。

感觉、审美、意识、情感是陆庆屹采访中常提及的词汇。谈话间,他常常排斥我们对他创作的形而上讨论,而试图将我们拽到他所构建的充满感情、直觉的故事中去。

在野生的直觉之外,陆庆屹也在试图打磨自己的审美意识和专业技能。2015年,侯孝贤的一句想拍电影就去拍啊,让他有了追求电影质感的意识。为了捕捉生活中没有逻辑、稍纵即逝的片段,他随时将相机放在手边,也在慢慢的训练中,提高自己预判能力门铃响起来时,他会立马将相机架好。

陆庆屹有天赋,已经做到了片子的95%,但这剩下的5%才会让它真正成为电影。赵珣所指的5%,是沿着电影工业化制作标准,从色调、声音、剪辑等各个维度对《四个春天》做电影化调整。

一个让后期团队大费周章的问题是陆庆屹的录音处理。制作时,陆庆屹并没有使用专门的收音设备,只是使用了相机自身的录音功能,声音相对单薄。摄制时,相机自动跳到了29.97。而这是专业摄影师绝不会使用的帧率。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声音指导直接把这个技术问题扔到了电影学院录音系群里,48小时里,全部的人都在讨论。大家纳闷,什么片子会用这个频率。赵珣回忆说。

除此之外,声音指导既要保持原声、降低噪音,还要在和导演沟通的基础上,还原现场环境声音,如蜂蜜声、脚步声。仅在声音上,后期制作团队就花费了大半年的时间。我们做的就是全面提升它的品质。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文章归档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