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流氓变身偶像歌手,《后街女孩》2018年7月开播!

《老师·好》怎么着一秒重返青春,服装化妆和道具能为电视剧加分多少?

315,影视行业打假大事记

又是一年一度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

图片 1

作者 / 吕世明

打假正当时。

近日,流量艺人电影口碑、票房双扑街的话题持续发酵,“顶级流量”为何难以折现成票房数字?知名编剧汪海林3日发文分析了其中一个原因:前几年流量明星的影片票房过亿,很多得益于票补等虚假票房行为,随着票补退出,也就出现了如今“流量失灵”的情况。相比之下,电视剧市场因为不具备大众消费品的特质,流量艺人依然会持续热度,而电视剧行业也成为流量造假问题伤害最深的行业。

“出品人与联合出品人有什么区别吗?”

衣食住行方方面面都有黑名单,自然也少不了供大众娱乐消费的影视行业。

汪海林指出,前几年,电影票房有票补,即互联网购票平台以20元价格出售50元的电影票,30元差价由票务平台补,以抢占票务市场。所以,一些流量艺人的影片可以靠粉丝经济撬动过亿票房。对此,汪海林分析说,中国流量艺人铁粉一般是两万人以上,兑换真实电影票两万人对应一百万票房,大多数流量艺人电影票房在2000万左右,即30万左右铁粉。《上海堡垒》最终票房1.22亿,剔除舒淇、江南等人的贡献,鹿晗铁粉是一个非常高的数字,已是顶级流量。

突然有一个朋友问拍sir这个问题,如果她是学电影或者刚刚进入影业工作的朋友,拍sir一点不奇怪,但她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公司职员,收入不错,但和电影唯一的接触可能也就是平日里看看电影而已。

尤其是前些年行业高歌猛进之时,大量资本和外来人员涌入,再加上行业自身发展过程中尚待完善的运行机制,使其充满了虚假繁荣的泡沫,也使得不法分子有机可乘。

全文:

不用猜都知道,她陷入了电影投资骗局,很多看起来精明无比的年轻人和中产阶级,目前正乐此不疲地参与到各种电影投资中去,其中不乏有投入巨大,甚至抵押房产的。

其中,既有以众筹之名的电影投资骗局,也有票房、收视率、点击量等假数据横行,以及近段时间频频被爆的人设等假面具现行。

记者问我流量艺人的问题,我说流量艺人在to
C市场从来就不行,电影票靠观众买,中国流量艺人铁粉一般是2万人以上,最多200万左右铁粉,但2、3万铁粉足以形成演唱会火爆,接机狂热,红地毯盛况,兑换真实电影票2万人是一百万票房,大多数流量艺人电影票房在2000万左右,即30万左右铁粉。顶级流量艺人拥有200万铁粉,可兑换成高达1亿的真实票房。《上海堡垒》最终票房1.22亿,剔除舒淇、江南等人的贡献,鹿晗铁粉在200万左右,这是一个非常高的数字!确实是顶级流量!前几年,电影票房有票补,即互联网购票平台以20块钱价格出售50块钱的电影票,30元差价由票务平台补,以抢占票务市场,票务平台利用市场份额进行融资搞资本运作,两年后资本运作、并购差不多了,票务平台不再补贴,逼迫电影公司补贴每张票30元差额,不然你将被踢出电影票务市场,于是制片公司花巨资自己买票支撑虚假票房,虚假票房用来欺骗股民推高制片公司股价,所以,一些流量艺人的影片在前几年过亿,基本都是利用票补、保底公司运作出来的。保底公司对票房预估,对制片公司保底,不足部分保底公司补贴,保底公司也在资本运作,就买票房做成保底成功,获得高估值。一个流量艺人,如果拥有200万铁粉,就可以号称一亿粉丝,200万人可以碾压所有票选,豆瓣评分,微博热搜,弹幕好评,攻击对手。现在,票补被萱萱禁止,裸泳者都凸现了。但,to
B的市场,也就是长剧流量艺人依然会持续热度,因为to
B市场购片人需要依据说服平台购买你的剧,购片人不能说我觉得故事很好,这不叫依据,他可以说艺人数据证明他有一亿粉丝,微博热搜证明,弹幕,评分,收视率,点击量都证明应该买他演的剧,以上所有数据的共同特点是可以造假!我国to
B市场不需要真实数据,只需要可操控可掌握可随时调整的数据,这些数据交给广告商,广告商知道是假的,但共同骗企业主,企业主半信半疑,但没有别的标准只能接受这些数据,这也是机顶盒等真实的、实时不可操控的数据永远不会被采纳的原因。而且,顺便说一句,这个共谋的假数据利益链是闭环的充满回扣和交易的半公开市场,流量艺人无法在toC市场成功,但在toB
市场,只要目前闭环的购销机制存在,造假将始终与我们同在。

目前经常在朋友圈可以看到类似,这样的文章:标题是《电影投资成新风口》或者山东一女孩3万元投资《xxx》(一般是《战狼2》或者《我不是药神》)回报150万元。文内一般会配以国家对于电影行业的扶植政策,近几年电影票房的增长数据,最后加上一个即将上映的大片项目资料和一个不知名项目,告诉大家这是一个投钱的好机会。

在此,拍sir就借以315之名,进行一场影视行业的打假。

图片 2

打假之一:电影诈骗屡禁不止

按照常理来说,普通人是很难接触到电影投资项目的,更不用说去参与到电影投资,之前也有媒体、包括一起拍电影也曾经揭露过不少电影投资的骗局,但这些“受害人”是如何进套的,一直都是迷。

上个月,徐峥、沈腾主演《奇幻恋人》众筹截止的消息满天飞,谣传愈演愈烈,引来两位本尊的辟谣;春节档,关于《飞驰人生》出让投资份额的消息也让片方头疼不已;早些时候,《人间喜剧》众筹、融资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也被官方辟谣。

“普通人别投电影”,这是拍sir长久以来对所有人的忠告,但通过此次对部分“受害者”的访谈,才真正了解和知晓电影投资骗局究竟是如何诓骗普通人(即非电影行业相关人员)进入“骗局”的。

而其实,早在拍sir去年10月进行调查之时(《战狼3》《羞羞的铁拳2》被碰瓷融资诈骗?|
电影诈骗调查),那些骗子就已经盯上了以上项目。

骗局手段:

巧合的是,就在前几天,上次被拍sir曝光的骗子又重出江湖,只是摇身一变成了拓影影视的人,电影项目换成了成龙大哥主演的《狂怒沙暴》。对方宣传拓影影视为影片的联合出品方,因而出让投资份额。

用“微信错加” 与圈外人士搭线,“报喜不报忧”忽悠超60%回报率

还是同样的套路,只是这次收钱来得直截了当。只需1150元就能买到一份投资份额。至于这一份究竟占多少比例,对方始终没有明说。为此,他还出示了唐德影视的授权合同以证明自身。然而,这份都没填完的合同,明眼人一看就是假的。

“你们都是做什么工作的,收入如何?又是如何接触到常人无法触及到的电影投资项目呢?”

更蹊跷的是,对方出示的对公账户名为上海呱果影视文化传媒。拍sir通过天眼查查阅,并没有查到拓影影视和呱果影视的关联关系,为何两家会共用一个收款账户?在拍sir一再追问之下,对方只称两家同为联合出品方,这么不见外,拍sir也是第一次见。

拍sir对面是一个年纪在四十岁开外的中年人,看起来是属于社会的中产阶级精英人士,装着打扮得体入时,咋看都不像容易轻信别人和上当受骗的,他是本次事件中受骗程度中等的一位。

都说狡兔三窟,骗子也不会只有一个马甲。但明明去年十月就已被拍sir抓包,为何只是换了个title送上门来。拍sir思来想去,很大可能,这是公司的公用账户,相关业务员都可以经手。只要删了聊天记录,而新来的人并不知情,就贸然以为拍sir是老客户。

受害者对拍sir说,他们大部分人都是很突兀的进入到此次电影投资项目之中,很多都是“错加”微信,用一些所谓的借口加上微信,此情景和其他网络微商和买各种产品并没有什么区别。

总而言之,只要有利可图、有空可钻,他们就不会收手。而跟他们过手久了,基本也可以摸清他们的惯用套路。

值得大家警惕的是,大部分人被加微信都是通过通讯录查找方式,这也表明所谓的“骗子”是真实掌握了这部分人的电话和一些相关信息,因为所有“受害者”她们在某些方面上都有一些共同的特点。

一类是伪众筹,即以电影众筹为名,或依托于某理财平台,或以发行电影版票为途径,投资少,周期短,收益高,平均日化率超过1%。这类骗局,在去年上半年最为猖獗。一般受骗的多为外行人,由于普遍缺乏影视圈专业知识,对投资也是一知半解,但难抵手上有几个闲钱,碰到诱人项目,就想要一碰运气,往往就此而沉沦骗局。

“我们其中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年龄一般集中在25岁到45岁之间,有一些是企事业主,还有一些会做一点小买卖,甚至我们其中还有执业的律师等等,总之人员的构成还是比较高端的。”

一种是伪FA,他们往往把自己包装包装成专业的FA(其实是中间商),谎称自己得到了电影出品方的授权,再将手上相关的电影份额转让出去。像以上的《狂怒沙暴》《飞驰人生》等影片皆受此害。

从拍sir对这部分的采访来看,他们其中不乏收入较高的社会精英,之所以他们是影投公司所要猎取的对象,很大程度是因为他们平日里有一些数目较大的资金和现金流交易,这部分交易所绑定的手机号码特别容易被大数据捕获,他们的信息泄露也是源于此。

可以看到,不管是哪种方式,他们一般会寻找那些有名导、名演员、有名气的项目下手,不限上映与否。像徐峥、黄渤、沈腾,是最常见的碰瓷对象;而像《战狼2》等高票房项目也常在名单之上。

所以这些“受害人”被加微信更多都是通过了电话,毕竟现在一个人的电话可以查到太多的信息,可惜拍sir太穷,淘宝200还得花呗考虑一周,怪不得大数据把拍sir过滤掉,在一些骗子眼里,“穷人”没啥油水,不值得在你身上浪费时间。

而事实上,这种涉嫌融资诈骗行为在法律意义上,已经构成了刑事犯罪,我们更应当提高警惕,不让骗子得逞。

图片 3

打假之二:假数据已成常态化

加完用户微信之后,影视投资公司通常会用一个所谓的企业号先和用户沟通,然后会借助一个所谓的中间人牵线搭桥,毕竟对于一些人而言,从天而降的回报率高达百分之六七十的项目,大家还是半信半疑。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