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蝙蝠侠》漫画版将在6月30日正式连载

评论:“出道即巅峰”的火拼 正把综艺秀推入竭泽而渔的危机

2019年伊始,优酷的《以团之名》、爱奇艺的《青春有你》、腾讯的《创造101》蓄势待发;除此之外《明日之子》《超次元偶像》也都在酝酿下一季。偶像养成类综艺来势汹汹,打响了各视频平台的流量争夺战。

2018年被称为“偶像元年”,这一年,有爱奇艺出品的《偶像练习生》打造出高人气选手蔡徐坤,有腾讯视频推出的《创造101》成就了杨超越和王菊等话题人物,如火如荼的偶像养成系节目让各家视频网站看到了粉丝为心仪“爱豆”狂热的消费能力,偶像团体选秀出道的热度,也延续至2019年。

最近,一档偶像养成类网综《偶像练习生》引起了网友关注。来自31家经纪公司的100名练习生,在4个多月时间内进行封闭式训练及节目录制,最终票选出9人,组成全新偶像男团出道。张艺兴、李荣浩、王嘉尔、欧阳靖等明星在节目中担任制作人,执导练习生演出的同时,也负责评级决定他们的去留。

  2018年的综艺选秀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流量狂欢,土创菊外人锦鲤体质坤音四子中国网民即便没被这些标签砸中,也多半在海量信息里瞥到过杨超越、蔡徐坤这两个名字。偶像养成类综艺刷出了令人咋舌的数据:单期节目2亿次播放量起步,微博热门话题阅读量破百亿次不在话下,上千万专辑销量,难以估量的带货能力,饭圈文化的一次次破圈事件

图片 1

有意思的是,《偶像练习生》的剪辑方式同《中国有嘻哈》极其相似,迅速调动起观众的收看欲望;造话题的方式也同《中国有嘻哈》类似,继吴亦凡的“freestyle”成为热词后,张艺兴的“balance”迎头赶上……不过,《偶像练习生》是否能复制去年夏天《中国有嘻哈》的成功,仍待观察。

  有此前情,难怪新年各大平台铆足了劲。他们所图无非是捧红下一个蔡徐坤下一个杨超越,无非是抓牢综艺里溢出的流量经济。但与火热面相对立的是,市场隐藏的危机已露出冰山一角。

视频网站同题竞争,选手实力被质疑

话题 张艺兴当制作人变身“霸道总裁”

  首先就是竭泽而渔。各大平台都要选秀,练习生还够用吗?单以1月17日上线的《以团之名》为例,因为节目中出现了不少去年闯荡各偶像综艺的熟面孔,它被观众揶揄为练习生回收站。开年第一档节目的第一期就无法回避回锅肉,后续节目不容乐观。2018年火爆的两档偶像综艺,《偶像练习生》消耗了87家经纪公司的1908位练习生,《创造101》覆盖到了457家公司的13778名练习生。如果选秀、偶像养成类综艺年年办,根本等不及练习生冒尖,新人已经在到处混脸熟中被消磨殆尽。可以预见的明天,经纪公司是否迟早要去小学生里找苗子?

爱优腾国内头部视频网站不断深耕不同细分领域,偶像团体选秀类型的综艺节目也成为各大视频网站争夺的高地。优酷的《以团之名》在今年第一季度的末尾落下帷幕,而爱奇艺《青春有你》的收官之夜即是腾讯视频《创造营2019》的开播之日,今年爱优腾三家的男团选秀节目呈现出三足鼎立的局面,竞争的激烈程度不言而喻。

与吴亦凡在《中国有嘻哈》首播集带红“freestyle”一样,张艺兴在《偶像练习生》的首播中也带火了“balance”一词。他认为平衡性应放在舞蹈表演的第一位,反复指出练习生的不足。他还一改在影视作品、综艺节目中深入人心的“小绵羊”形象,变身“霸道总裁”,表情严肃,坐在舞台中间发号施令,着实吓倒不少人。为此,不少粉丝忙着发弹幕为偶像解释:“艺兴一遇到专业领域就会这样。”

  其次,你方唱罢我登场,练习生还有时间练习业务吗?新偶像的实力一直是去年颇具争议的话题。如今各家平台都搞选秀,练习生们赶场子都来不及,投入专业训练的时间可想而知。不仅练习生本身贸贸然扎进选秀而忽略自我提升,整个偶像养成、选秀市场也并未准备好接纳一拥而上的年轻偶像。

缺席2018年网综选秀盛宴的优酷视频,赶在2019年初,制作出一档以“一起拼,更发光”为宣传标语的团体选秀节目《以团之名》。与《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选取人气和实力最高的选手组团出道”的赛制不同,《以团之名》更加注重成员们对团魂这一信念的培养。其中入选的100位练习生以团队的形式进行表演、淘汰、晋级等比拼和对决,无疑在更大程度上凝聚了选手们的集体荣誉感与团结拼搏的精神。

在第一轮才艺考核过后,张艺兴特意带来自己当练习生时期的一段纪录片,影片中他和队友疯狂练习舞蹈动作,流汗、流泪、受伤……现场观看这段影片时,张艺兴红了眼眶,不少练习生也是泪如雨下。张艺兴深有感触地说:“练习生到偶像的距离有多远,没有人知道,但依然有很多人选择了这条路。曾几何时,我也站在这样的舞台上,你们内心的煎熬我太理解了。”他希望参赛选手珍惜当练习生的日子,并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选手:“出道后的所有机会,都是给在当练习生时就准备好的人的。”

  市场前端,为给综艺节目输送备选的练习生,培训市场已出现一些乱象。全国几百家经纪公司,竞争策略都是先下手为强。许多公司根本没想好如何培训年轻人,甚至根本不具备相关资质,他们大多抢到手再说,完全属于粗放式的初级阶段。

图片 2

范丞丞当练习生竞演表现欠佳

  而在市场后端,尚没有成熟的平台能接纳、消化这批所谓偶像,辅助他们进一步成长,出道即巅峰成了多少选秀综艺佼佼者逃不脱的魔咒。目前,国内的流行音乐市场有着止步不前的迹象,专为新偶像准备的打歌平台未出现成功产品;影视市场更是到了去产能的边界,况且练习生们的才艺基本以歌舞为主,在影视作品里难有立锥之地;各类娱乐综艺节目几乎成了新人们出道后最可能的去处,但一方面平台拥挤,另一方面一夜爆红并无规律可循,几轮综艺上过还不能出圈的偶像,基本难以摆脱速红速朽的命运。

不难看出,优酷的《以团之名》创新性地在“团队”这个主题上大做文章,与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做出差异化的展现。以弘扬年轻一代已经缺失的团队精神作为节目的初衷,《以团之名》的出发点是避免偶像选秀的过度娱乐化倾向。但是选手们在比赛过程中,唱歌跑调、跳舞僵硬、后空翻摔倒等舞台失误事件频发,暴露出选手们基本功不扎实,整体实力欠佳的硬伤。这也导致了优酷的《以团之名》难以在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的围剿中杀出重围。

参加《偶像练习生》的选手基本是二十来岁左右的男生。两期节目播出后,一些选手脱颖而出。有的选手早就小有名气,比如20岁的蔡徐坤,他14岁时就曾参加综艺节目《向上吧!少年》、17岁参加《星动亚洲》,前年作为10人男子组合SWIN成员正式出道,拥有百万粉丝。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文章归档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