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瑞华所事件余波未了 排队两年的博纳影业IPO临门遭终止

美剧《指环王》总预算高达10亿美元,神级幕后团队阵容曝光,有望2021年开播

10个版本的哪吒:1个将狂揽10亿票房 20年前的这个感动千万人

哪吒作为神话传说中最被观众所熟悉的人物之一,常常出现在动画、漫画、小说、影视剧中。

图片 1

图片 2

年画版的哪吒

来源:@南郭刘勃

本文转自公众号:国家人文历史

哪吒的梵文全名是Nalakuvara或Nalakubala,佛教经典中有许多不同的音译。化繁为简之后,是多次演变成了哪吒。

罗贯中的小说《三遂平妖传》里,写包公派人捉拿妖僧,追到一个庙里,看见里面有哪吒的塑像,非常高大而狰狞。妖僧作法使哪吒说话,只见“三颗头中间这颗头张开口,血泼泼地露出四个獠牙”,看来更是恐怖。

《哪吒之魔童降世》将于7月26日上映,作为国产动漫,这次关于哪吒电影的翻拍将再度引起读者们的好奇心。哪吒究竟是谁?他的形象变迁史如何?

罗贯中《三遂平妖传》里描述的哪吒是一个三个头似三座青山,六支胳膊似六条峻岭,一开口,血泼泼露出四个獠牙。可以看出哪吒长的还是比较凶恶的。

这是明代初年的人,心目中的哪吒形象。

要知道,哪吒他爹本来绝非等闲之辈。而且他不是一个人,是两个金光闪闪的角色,组装加工出来的。

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里影片对于哪吒这个经典形象进行了恶童化,其实倒也不算是颠覆性的改编,反而是溯源了!

这个形象,有很古老的渊源。唐、宋时代的书里,都有哪吒相貌凶恶的描写。“恶哪吒”其实是主流。

善财童子哪吒,《封神真形图》插图,清代墨绘本

而现代人喜欢的哪吒人设,是相貌俊美,能力高强,命运凄惨。,比如大众熟悉的小说《封神演义》里,哪吒的形象是面如蓝靛,发似朱砂,虽然还是凶恶,但哪吒已经被大家想象成是美少年了。

《西游记》《封神演义》里,哪吒才被妙手整容,长得可爱起来。但即使如此,《封神演义》写到哪吒现三头八臂的时候,仍然
“面如蓝靛,发似朱砂”,“甚是凶恶”。

现在提起哪吒的父亲,都知道是托塔天王李靖。

这次小宅就给大家盘点了10个二次元的哪吒藕巴形象~ 这群藕巴我吃定了 !

所以,现代人熟悉的那个变身之后还是美少年的哪吒形象,其实没多少年历史。

本来李靖是李靖,托塔天王是托塔天王。

三次元电视剧真人形象的此次暂不收录惹

“魔童降世”这个设定,也可以说是特别符合《封神演义》原著的。按照小说里太乙真人的说法,哪吒出生,“正犯了一千七百杀戒”。读过《封神演义》的朋友,当然也大都会同意,小说里哪吒就是熊孩子。

李靖是唐朝的开国名将。南征北讨,战功赫赫,按照有的人评价,简直是“佐命唐室,勋德第一”。还有《李卫公问对》等许多兵法著作,著作权都归在他的名下。大约在李靖生前,就已经产生了关于他的许多传说,后世更是越说越神。

说这些,当然不是赞美电影忠于原著,事实上,忠于原著很多时候是个非常低级的标准。或者打这么个比方:原著是一种资本,忠于原著相当于把钱存起来吃利息,创造性的改编才是投资。当然投资就有失败的风险,但是能创造更大的财富。四十年前的经典动画《哪吒闹海》就是这样,所以在一代人心目中,实际上取代了原著;今天的《魔童降世》,至少也在往这个方向上努力。

官方祭典里,李靖地位一直不低。在宋代,他和关羽等人一样,被追封了王爵,号称“辅世忠烈王”。

于是想说说李靖这个角色。《魔童降世》和1979年相比,懦弱无能的李总兵成了英雄,曾经和哪吒打成一片的人民却成了群氓,这是最大的变化。

文人们往往更喜欢李靖与虬髯客、红拂女的组合,所谓“风尘三侠”。但民间的喜好,则另有关注点。传说李靖年轻的时候,投宿到一户人家,——这家人其实是龙。天庭命令龙子去降雨,然而龙子出去浪了,龙妈只得请求李靖顶班。方法是拿着一个小瓶子,骑一匹神马上天,马嘶鸣时,就滴一滴水。李靖是热心人,觉得不能一滴水解除民间的干旱,就连滴了二十滴。

当然,《封神演义》里的李靖的原型,是唐代的卫国公李靖和佛教的毗沙门天王,本来就是英雄。但这个新版李靖身上,确实有过去从来没有过的东西。

这就造成了浩劫,天上一滴水,地上一尺雨,二十滴就是两丈深的大雨。雨到之处,当然就没有活人了。

那就是父爱。

然而这件倒霉事,也有很多地方争抢。河北广平府肥乡县,湖北武昌府通山县、湖北石首县、山西翼城县⋯⋯地方志里都宣称李靖淹的就是我们这里。

这一层,很多朋友是不满的。因为哪吒身上原本最动人心魄的地方,就是剔骨还父割肉还母的决绝。现在父母之爱感化熊孩子的情节一出,叛逆不孝的哪吒的冲击力,自然就被削弱了。

《风尘三侠图》,清,任颐,描绘虬髯客初遇红拂女的场景,故事出自唐传奇《虬髯客传》,风尘三侠即虬髯客、李靖、红拂女。作为唐朝的开国名将,李靖在官方祭典里地位一直不低,文人喜欢风尘三侠的组合,民间却流传着李靖代龙降雨的故事

但有朋友因此感叹,这是价值观的倒退,父权的回归,这就有点不太了解什么叫“父权”了。

百姓的想法是很简单的:李靖既然降过一回雨,就一定还会有下一次。人们又很善良,相信李靖慢慢熟悉了业务,提升了水平。所以需要雨水的时候,往往就会想到李靖⋯⋯找李靖求雨很灵验,这类记录也出现在许多方志里。

京剧《四郎探母》里,萧太后要杀杨四郎,铁镜公主求情求不下来。于是两位国舅出主意:太后疼外孙,您可以在她跟前摔孩子。

而众所周知,哪吒的故事里,李靖的这项能力,又被褫夺了。以最经典的《哪吒闹海》动画片为例,一开始就是龙王不肯降雨,百姓受虐的情节,哪吒才好仗义出头。如果李靖自己有呼风唤雨的本事,整个故事根本就不成立了。

公主担心,摔坏了孩子怎么办?于是大国舅说:“舍不得小的,你可救不来老的。”二国舅又补一句:“救得了老的,您又何愁没有小的?”

两位大神组装出来的父亲

演到这里,往往台上、台下,都是淫猥的笑。

托塔天王也就是毗沙门天王,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这位爷来自印度。

这就是典型的父权,孩子只是父亲的附属物而已。类似的如《圣经·约伯记》里,因为上帝和魔鬼的一个赌约,约伯失去了财产,死掉了儿女。当然,约伯这样的义人,最终不会不幸:财产可以失而复得,儿女怎么办?结果不是复活,而是再生几个。这也分明是说,儿女和财产是一样的。

佛经里有四大天王守护四方的说法。据587年隋天竺三藏阇那崛多所译《佛本行集经》,东方为持国天王提头赖吒,南方为增长天王毗留勒叉,西方为广目天王毗留博叉,北方就是多闻天王毗沙门。

电影里,保留着李靖已经有两个儿子的设定,何况他正是壮盛之年,再生几个孩子绝没有问题。在传统的父权体制下,要他替儿子去死,一丢丢可能也没有。

莫高窟第
154窟毗沙门天王像,佛经里有四大天王守护四方,北方就是多闻天王毗沙门,其形象为左手托宝塔,右手持三叉戟,为托塔天王原型,传闻唐玄宗因其护佑才得以平定乱事,故特令供奉,有单独的神龛,作为主像供养

现代社会里,要尊重孩子,孩子也是有独立人格的个体,要把孩子培养好,离不开父亲的付出……种种观念,都越来越深入人心。随便打开朋友圈,都会看见妈妈们在抱怨自己是丧偶式育儿;“父爱如山体滑坡!”“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是当父母竟然不需要资格考试!”这样的抨击批判更是随处可见。

而不论是佛教典籍,还是留存下来的唐代造像,都告诉我们,毗沙门天王手里,是托着塔的。托塔天王本是四大天王之一。

所以这些现代道理也意味着一件事:相比父权时代,当爸爸的付出要多得多,但回报率可真是太低了:你不指望孩子养老;“有事弟子服其劳”?日常生活中基本不存在的;像贾政那样平时不管孩子,隔段时间就去骂贾宝玉一顿刷下父亲的权威?现在会被吐沫星子淹死。

四大天王这个团队,本来都是平等的,也没有谁站C位,但实际命运却很不同。唐代玄奘法师西行求法的时候,就发现于阗等地,唯独毗沙门信仰特别兴盛。贞观二十二年,于阗成为安西四镇之一,这种信仰也就开始往中原地区流传。

所以很多男人当父亲的意愿才是如山体滑坡。我达不到那么崇高的标准,这个爹我不当了还不成吗?结果众所周知:现代化抑制出生率,成了世界性难题。

最著名的是唐玄宗时的一件事:天宝元年,唐兵被西域五国的乱军围城,请皇帝赶紧发兵救援。唐玄宗因为路途遥远,恐怕远水难救近火。于是一行禅师推荐了大广智和尚,大广智和尚则搬请毗沙门天王出手。

这种情况下,文艺作品里当然要给父爱加道德光环,——当父亲的实际好处少了,情怀上的加持,就显得格外重要。这一点无问东西:好莱坞电影里,身为正面人物的男性,别的毛病可以有,但绝对要最终证明自己是个好爸爸。

两个月后,唐玄宗接到安西都护的奏报:有神兵天降,地动山崩,吓得五国兵将恐惧败退。尤其神奇的是,有金鼠窜进敌营,把五国的弓弦器械全部咬坏,算是彻底解除了敌人武装。但当唐军准备全面反击追杀的时候,天空中却传来一个声音说:“放去,不须杀!”

所以,《魔童降世》里那个父爱深沉的李靖,你可以认为这样改没劲,掉进了俗套里。但俗套也是现代化的俗套,和老传统,是真没啥关系。

大家循着声音,看向城门北楼,就看见大光明之中,显现出毗沙门天王的法身。

这个故事里,毗沙门天王既捍卫了帝国的安全和声威,又注重民族团结和谐,政治水平很高,表现堪称完美。

唐代的毗沙门天王造像,往往不和另外三位天王一起,而是有单独的神龛,作为主像供养。唐以后也流行如此,最著名的例子,如林教头风雪山神庙的故事,林冲看守草料场,接替的是“天王堂老军”的工作。这个天王堂里,也只有毗沙门天王一个。

毗沙门天王如此成功,也就脱团单飞了。人民群众慢慢忘掉了毗沙门这个难懂的名字,只认得托塔这个醒目的形象,又把他和李靖结合,就有了托塔天王李靖的说法。毕竟,毗沙门和李靖,都有战神的职能,合并同类项也很自然。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